法国经济学家:应对中国的最好方式就是改掉自己的“毛病”,建设“新社会主义”

法国经济学家、《21世纪资本论》的作者托马斯·皮凯蒂(Thomas Piketty)今天(20日)在日本网络杂志《COURRiER Japon》发文称,应对中国的最好方式就是以中国为参照,改掉自己的“毛病”,建设“新社会主义”。

据中国观察者网今天报道,皮凯蒂在文中直截了当地说道,在对华交往的过程中,西方国家的上策是:停止傲慢的行为,并为全球范围内的人民带来解放与平等的美好愿景。

“如果西方继续宣扬并坚持其早已过时的‘超级资本主义’(Hypercapitalism)模式,那么就有可能遭遇更多‘白眼’。”作者称,在此情况下,“西方国家需要一种‘民主的、具有参与性的’新型社会主义。”

托马斯·皮凯蒂是法国著名左翼经济学家,2014年,他的著作《21世纪资本论》(Capital in the Twenty-First Century)一问世便引发舆论和学界关注。他认为,财富不平等现象一直存在,并在历史上造成了不少危机。皮凯蒂还试图通过数据构建历史进程,解释在比较长的历史阶段内收入和财产分配的演变过程。

而在日本知名出版社“讲谈社”创办的网络杂志《COURRiER Japon》今天发表的连载文章中,皮凯蒂认为,中国共产党的9000多万名党员是代表中国社会的“先锋”——理由是,中国共产党深知要为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着想,而西方社会中的普通选民只是“善变且易受影响”的群体。

他指出,“令人震惊的是,在2020年初,西方各国的由国家持有的资产几乎为零。在一些情况下,甚至是‘负的’。” 皮凯蒂称,由于西方各国没有提高最富有阶层的纳税额,因此并未平衡其公共财政的收支,导致了债务逐渐累积,只好出售越来越多的国有资产。

“不妨把话说得更清楚些:富裕国家之所以被称为富裕,是因为其民间的私人资产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。然而即便在富裕国家,也只有国家是穷的。”

作者称,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,各国公共部门所持有的资产将继续“负增长”,公共债务持有者将不仅坐拥公共部门的所有资产(如学校、医院和其他基础设施等),而且还将“有权抽取纳税人上交的部分税收”。

“当然,西方各国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——像二战后那样,快速减少公共债务的同时,缩减最富有阶层的资产。”然而,更重要的是,“西方各国需要一个新的模式”。作者认为,无论是私营部门还是国际组织,在新模式下,知识和权力都能够充分共享。

“无论是哪国,新自由主义都增强了最富有阶层的权力,却削弱了公共权力。”皮凯蒂在文章的最后写道:对西方各国而言,现在到了向着“新自由主义的下一站”继续前进的时候了。

尽管作者夸赞“中国有着如磐石般的强韧”,但他在文中也对中国内部譬如贫富差距、人口老龄化等问题提出了批评,还对港台问题指手画脚。

在气候问题上,“美国、加拿大、欧洲、俄罗斯和日本等国家加起来只占世界人口的15%左右,然而自工业革命以来,这些国家排放了全球约80%的二氧化碳。”他边举例边从侧面描绘着中国的“不易”。

而在历史问题上,“中国始终站在受害者一边”。皮凯蒂认为,在该问题上,“中国可以从西方手中夺取更多分数”——与中国相对的是,西方国家仍然被认为“傲慢且不思悔改”。

此外,在经济和金融方面,作者认为,与部分“负债”的西方国家不同,中国的国有资产体量巨大,以至于远远超过了负债。凭借此优势,“中国才能够在国内外具体实施雄心勃勃的政策,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转型等领域。”他认为,这种模式与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带期间,西方国家在经济高速增长的“辉煌30年”时的经济结构相似。

作者强调,西方国家应以中国为参照,改掉自己的“毛病”,建设“新型社会主义”。

 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Google+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LinkedIn
Share on pinterest
Pintere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