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南山:中国须保持住对西方国家制造业2.5倍的优势

宁南山把15个国家划分为5档:

第一档:中国和韩国。在其他14个国家中只有韩国可以和中国一比,2020年制造业占比为24.95%,韩国也是全球主要发达国家中制造业占比最高的国家。

第二档是日本和德国,这两个国家大致在20%级别。日本从2010-2018年一直在20%-21%之间(最近的两年没有数据),总体是比较稳定的。德国在2020年的占比从上年的19.11%大幅下降到了17.82%,这个应该是疫情的因素,毕竟从2010-2019年德国的制造业增加值占比一直在19%-21%之间,其中2010年占比为19.7%,到2019年占比为19.11%,虽然略有下降,但总体也是比较稳定的。

宁南山说,这两个发达国家居然还能保持大约20%左右的制造业占比,是非常了不起的,在发达国家中算得上独树一帜了。

第三档是15%这一档,有墨西哥、印度、意大利、俄罗斯。

墨西哥2015-2020年的制造业占比一直稳定在17%-17.6%之间,在五个主要的发展中大国中仅次于中国。俄罗斯这个没落的制造业强国,现在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制造业占比2020年为13.26%,在五个发展中大国中落后于中国和墨西哥,应该说这个比例也是比较低了,占比低则意味着制造业规模小,无力带动国家的整体发展,感觉上俄罗斯延续了苏联时期的工业结构,强项在于航空航天,军工机械,能源装备这些领域,民用工业方面依旧一塌糊涂。

印度的势头不太好,2010年制造业占比还有17.03%,到2015年下降到15.58%,2020年就只剩下12.96%了,从占比比俄罗斯还高下降到比俄罗斯还低了,其实印度在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速还是可以的,但是单独看制造业的占比却在一路下滑,这无疑对我们来说是个利好消息,因为这会影响印度的长期发展后劲。

宁南山认为,意大利在10个主要发达国家中仅次于韩日德,制造业占比稳定在15%左右,2020年有14.87%,其实意大利一直是个制造业强国,其制造业增加值在欧洲仅次于德国位居第二位,超过了英国,法国和西班牙。汽车业中,法拉利,兰博基尼,玛莎拉蒂都是意大利的品牌,中国化工集团2015年花71亿欧元收购的倍耐力轮胎也是意大利的品牌。意大利还是航空航天,机械,制药业,游艇制造业方面的强国,美国的F35战机欧洲制造基地就在意大利。在奢侈品制造方面,FENDI(芬迪),范思哲,GUCCI,PRADA,阿玛尼,宝格丽,华伦天奴,以及在中国陷入抵制风波的杜嘉班纳,全都是意大利的品牌,虽然很多人都以为是法国的品牌。

第四个档次是10%这一档,有西班牙、美国、巴西、法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。

巴西是五个发展中大国中制造业占比最低的,2020年占比仅为9.78%,而在2010年占比还有12.72%,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过早的就去工业化了,导致工业发展无法带动经济起飞,这跟巴西自己的问题强相关。我看过很多中国公司在巴西市场的投资记录,都强调巴西的税制特别复杂,在巴西市场要想盈利是极为困难的事情,亏损是常态,但是巴西也难以改正和修订,总之这个国家希望不大。

宁南山说,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,制造业占比2010年为11.93%,而到2019年下降到10.93%了,处于缓慢的下降中,特朗普上台搞制造业回归,也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好转,他上台的2017年占比为11.13%,2018年为11.20%,2019年为10.93%,还出现了下降,说明制造业回归总体是不成功的,但从另一方面看,美国制造业占比也并没有快速的下降,总体还是较为稳定的。另外美国在高端制造业方面,仍然执全球之牛耳,并不是说我们在半导体产业上实现国产化,超过美国就可以了,毕竟除了半导体产业之外,美国在电子产品,航空航天,制药业,汽车制造,工程机械,能源装备,高端化工,军工武器,科研仪器仪表等方面仍具备极大的优势。

倒是法国,英国,加拿大三个国家,2020年制造业占比分别为法国9.29%,英国8.39%,加拿大最近几年没数据,2017年为9.69%,占比都很低了。如果加拿大越来越走向卖资源,英国越来越依靠金融和教育,而法国制造业停滞不前,对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第五档是5%,就是澳大利亚。2010年占比还有7.99%,2015年下降到了6.29%,2020年更是只剩下5.72%了,当然了澳大利亚人少就两三千万人,依靠卖铁矿石,煤炭等自然资源也能过的还可以,人均五万多美元,但是从长期看,自然资源总是会枯竭的,到那时候怎么办?毕竟还得为子孙后代考虑。

宁南山以都有数据的2017年为例,在这15个国家的制造业占比排名中,

澳大利亚排倒数第一,英国倒数第二,加拿大倒数第三,法国倒数第四,巴西倒数第五,美国倒数第六位,四个盎格鲁撒克逊国家(不考虑体量小且没那么激进的新西兰)全部在倒数前六位。

这意味着这些国家最为聪明的人才很多无法进入制造业工作,因为制造业规模小了则意味着没有足够多的工作岗位和平台,那么这些高智商人才在无法进入制造业的情况下,将会进入法律,体育,教育,金融,文化等其他行业,而在我看来,这些行业的根基都是制造业。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Google+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LinkedIn
Share on pinterest
Pinterest